FatTree🌲.

杂.

塞巴斯蒂安👀.
边框有一条印出来太差#被我切了.

新年快乐.
摸个渣章权当贺礼😂.

【原创w沉舟】念

【沉舟】念
*班里有血有肉的两只.
*发展情节需要切勿上升真人.
*有甜有虐没有肉.
*过去和现在双线.
-
滕弟弟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问起他来,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面对来人总是呵呵一笑“没什么”。语调里却有说不出的滋味。
-
很想他啊,虽然才走了几周。
-
滕弟弟是在班里一个秘密的零食交流集团里和周帅帅熟识的。当时无非是暗暗地跟对方交换一些小饼干水果之类的。为了不让人发现,周帅帅总是弯下腰伏在滕弟弟的耳边说着今天带了什么。
-
极轻极柔的声音絮絮的飘进耳朵,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真正记住你了吧。
-
慢慢的,两人的身边总是伴有对方的身影。中午滕弟弟的罚站也因为可以和坐在后排的周帅帅聊上几句而不再难捱。周帅帅总是拿着水杯微微侧过身对着后面的人儿小声说着,窗子外透进来的阳光洒了眼角弯弯的少年一头一脸。即使值日班长在黑板上留下了两人的名字,也没有什么用。白白的粉笔印记像是遇到了劲敌一样悄然瓦解。
-
一个月了,你在哪里啊……
-
初中的体育老师像个恶魔,也像体育中考派来的监督机器人。没有一个人喜欢上体育课,更别说体育细胞极差的滕弟弟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体育课上课铃响时滕弟弟不再抱怨了。所有人都很疑惑,后来,后来,谜底就自然的解开了。偏胖体型的滕弟弟最讨厌引体向上了,没想到总是怕什么来什么,老师揪着所有男生的弱项来练,瘦高的周帅帅很轻松的达到了目标,坐在地上看着努力的滕弟弟。也许是感觉到了目光,本来只能挂在杠上的滕弟弟硬是做了三个。微微喘着气坐到了周帅帅的身边,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对方的眼睛。距离近的都可以看清对方眸子里影影绰绰的自己的影子。流光的眼眸像是把一切想说的都说了。
-
电话打不通,消息不回,我用最原始的办法给你写信也写了,没有地址的寄了出去到头来还是退还到了我这,你到底去哪了?怎么还是没有回音。
-
偶尔体育课也有十几分钟自由时间。这些时间总被两人来来回回的在树荫里漫步而消耗完了。滕弟弟喜欢爬到四把椅子围成一圈的健身器材上去玩,每每坐到最上面的那根杆子时,周帅帅都会围着四把椅子转一圈,再坐到离滕弟弟最近的一把椅子上抬头望着高高的坐在杆子上的人。关心的话不自觉就从嘴边溢了出来:“你小心点,不要掉下来了。”滕弟弟满不在乎的撇撇嘴,歪着脑袋一脸坏笑的对下面的人说:“要不要上来一起啊。”不知为何,周帅帅听到这话总会焦急地摆摆手,继而慌忙地把视线移向别处。午后暖暖的阳光照的人懒洋洋的,一高一低的两个人像两只高贵的波斯猫,喝饱了牛奶,在垫子上为对方清理着胡子上的奶渍。
-
两个月了。
-
周帅帅挂在双杠上,滕弟弟不放心地抓住了他的脚踝。有时候,滕弟弟会开玩笑地松开手,没有防备的周帅帅会扯着嗓子叫起来:“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好在双杠离地面也没有很大的距离,跌倒在地上的周帅帅很快又和滕弟弟笑做了一团。先从地上爬起来的周帅帅总是盯着地上笑的不成样子的人一会,才伸出手来。周帅帅的手很好看,手指长长的细细的,和滕弟弟肉肉的手一点儿也不像。等到手心里传来触感时,小臂微微发力,周帅帅一把就将滕弟弟拽了起来“有什么好笑的。”“很好笑啊。”滕弟弟又笑弯了腰。
-
两个月零几天了?滕弟弟烦躁得揉了揉头发,眼神有些涣散。“注意听课。”新来的实习老师轻轻地提醒着滕弟弟。
-
周帅帅转学了,如同一道无形的闪电劈了下来,滕弟弟当场就懵了。教室里多了一套空着的课桌椅;后方的个人积分测上多了一行写着0的记分栏;中午黑板上滕弟弟的名字后再也没有了另一个名字;体育课上也只有了滕弟弟一人寂寞的背影。滕弟弟刚开始的确讨厌死周帅帅了,转到哪里去了都不和自己说一声。慢慢的,讨厌就转化成了想念,想控制却怎么也控制不了的想念。滕弟弟盯着聊天界面上满满当当的他发给他的消息,眼睛有点涩。又抬头望着书桌上方,那里有一张运动会周帅帅夺魁时的照片,滕弟弟也抢镜般的露了一小个脑袋。这是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滕弟弟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你是这样绝情的人。
-
周帅帅转走的第三个月,正在准备冲刺中考的滕弟弟收到了一个包裹。拆开包裹看到里面的纸片时,滕弟弟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潇洒的字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虽然只有短短两句话,却把所有都交代了。
这是我在青训队的第一件队服,给你留做纪念喽。
还有,中考结束后来北京吧,我带你玩。
滕弟弟拿起和国家队一样的队服,前襟上用金色的线绣上了周帅帅的名字。应该高兴啊,怎么反而哭了呢。
-
彼时,刚结束三个月封闭训练的周帅帅,坐在国家青年游泳队空无一人的游泳馆起跳台上。看着这三个月来,滕弟弟给他发的每一条信息。



旧章的线条不堪入目.
樱木和流川很是呆萌啊.